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日赚1.2亿,宁王仍很焦虑

时间:03-22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81

日赚1.2亿,宁王仍很焦虑

宁王终于再度“扬眉吐气”。3月15日晚,宁德时代发布了2023年报,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009.2亿元,首次突破4000亿元大关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441亿元。从3月11日起,宁德时代也再度迎来了股价爆发。当日,宁德时代市值暴增1000亿元。并从3月12日至14日,市值均保持在超过8100亿元。3月18日,宁德时代以190元/股大幅高开,盘中股价继续冲高,截至上午收盘,股价涨幅5.2%,市值8377亿元。此前,曾借着新能源东风,市值在2021年11月逼近1.6万亿元、实现了三年十倍增长的宁德时代,失守万亿市值已经有半年之久了。在2024年春节前的1月30日,宁德时代股价盘中一度触及140.40元/股的近3年低点,总市值6191.65亿元,一年内蒸发了4950亿。和当年市值最高点1.58万亿相比,更是已有9600亿元灰飞烟灭。然而,时间刚刚过去不到两个月,一切就都发生了变化。市场对宁德时代的信心,也仿佛一夜之间由冬入“春”。2024年,“宁王”能消除焦虑,重回万亿吗?▲(宁德时代近三年来股价走势。图源/雪球)01、净利超440亿,宁王大手笔分红宁德时代这份2023年的成绩单,堪称靓丽。报告期内,宁德时代营业总收入首次突破4000亿大关,达4009亿元,同比增长22.01%。在2023年,宁德时代的年度净利润也首次超过400亿,达到441亿元,同比增长43.58%。这也意味着,这家动力电池龙头在去年平均能日赚1.2亿元。每天都能实现一个“小目标”,宁德时代也豪气分红,回报股东——公司在财报中表示,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年度现金分红和特别现金分红50.28元(含税),合计派发现金220.6亿元。这不仅刷新了宁德时代分红金额的历史纪录,也超过了公司未分配利润的1/5。营收上的高增长,主要还是得益于新能源动力电池装车量的大增。根据SNE Research数据,2023年宁德时代全球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场份额36.8%,已连续7年排名全球第一;其中公司在欧洲市场实现快速突破,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场份额35.1%。2023年全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装车量达387.7GWh,累计同比增长31.6%,其中宁德时代也占比近半,稳居第一。从业务来看,在宁德时代的收入上贡献最大的,依旧是动力电池。数据显示,2023年,动力电池系统的营收为2852.53亿元,占总营收的71.15%,比上年同期增长了20.57%。去年,电池行业上游的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经历了暴跌。2023年,碳酸锂价格从年初的高点50万元/吨,一路下降到年底的10万元/吨区间,全年整体跌幅接近81%。申港证券研报表示,碳酸锂价格下跌,主要原因是年初新能源车和动力电池需求增速放缓。这也直接影响到了电池行业。去年2月,宁德时代还曾被曝推出了一项“锂矿返利”计划,核心条款是:未来三年,一部分动力电池的碳酸锂价格以20万/吨结算,与此同时,签署这项合作的车企需要承诺将约80%的电池采购量给宁德时代。当时这一行动被业界解读为,宁德时代准备打电池“价格战”,宁可牺牲毛利率,也要“以价换量”。但宁德时代否认了价格战的说法,称是希望上下游互利共赢,与长期战略客户分享利润。当然,后来宁王也没有兜住这个底,锂矿价格持续走低,也让这个计划未免显得有些尴尬,但也并非没有成绩。在去年的半年业绩说明会上,宁德时代透露,已经有部分客户签约该方案。从整体来看,宁德时代的毛利率还是继续提升。2023年公司动力电池毛利率为22.27%,增长了5个百分点;整体毛利率也从2022年的20.25%提高至22.91%。在去年,宁德时代正式加入“矿工”行列,新增了一项电池矿产资源业务。该板块去年营收77亿元,占公司营收总额的2%左右。“如果上游材料价格涨得太厉害,就把库存卖出一些,价钱下降很多的时候,我们就买进来一些。”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业绩解读会上称,新能源事业的发展需要商业化运行,但商业化运行应该有一定秩序,而不是恶性竞争。宁德时代就是希望起到一个“稳定器”的作用。▲(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)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,在锂电池行业“产能过剩”的焦虑下,宁德时代“去库存”成绩明显。截至报告期末,宁德时代存货为454.34亿元,较年初的766.69亿已大幅减少,基本回到2021年底的水平。尽管无论是总营收还是净利润层面,宁德时代都保持了自2021年以来的高增长态势,但2023年,它在资本市场上却遇到了“本命年”的坎儿,股价震荡下跌。尤其是从去年7月到今年1月,7个月内消失了4000亿元左右的市值。为了提升市场信心,2023年新能源公司掀起回购潮,宁德时代也在去年10月公布了上限30亿元的回购计划。但宁德时代的现金储备充足,2023年度,公司经营性现金流达928亿元;期末货币资金达到了2643亿元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在今年1月30日,宁德时代就曾发布过超预期的业绩预告,但当时市场对此的态度是并不“买账”:仅仅在预告发布的次日,宁德时代的股价上涨了7%,紧接着又掉头继续下行。不过,近来宁德时代迎来了股价大涨。在市值重新冲上8000亿之时,这份年度财报的披露,就显得更为“锦上添花”。02、宁王的市场份额焦虑从3月起,宁德时代迎来了一系列利好消息。3月8日,北汽蓝谷宣布,将与宁德时代、京能科技及小米汽车携手投资建设电芯智能制造工厂。今年新能源车领域最大的事情,莫过于小米新车的发布。无疑意味着三方的合作将进一步加深,也更令整个市场精神为之一振。两天后的3月10日,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发布研报,对宁德时代的评级进行调整,从“平配”调整至“超配”,目标价上调至210元。尤其值得关注的是,其中还预测,新能源的电池价格战会在2024年结束。这份报告发布的第二天,宁德时代股价当日大涨了14.46%。在去年,随着锂电材料价格的下跌,新能源整车降价潮开启,降本压力也反过来倒逼动力电池供应商降价。2023年6月,同样是摩根士丹利,发布报告表示动力电池可能发生价格战,“看空”宁德时代。宁德时代的股价也在报告发布的次日应声下跌。并在去年9月6日公司市值最后一次触达万亿规模后,至今也未曾再回巅峰。明明是无可争议的动力电池行业龙头,但市场也已开始对它缺乏信心。时隔半年,新能源市场的增长和宁德时代的业绩预期,令机构认为看到了拐点,上调了预期。但尽管如此,宁德时代面对的问题,并没有消失。从2023年年底至2024年年初,宁德时代已分别与赛力斯、东风猛士、江汽集团、滴滴等多家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。这些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车企大厂,但在这些合作签署仪式中,均出现了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的身影。这事放在一年前,几乎都很难想象。毕竟,“宁王”一向强势,有一则在业内流传很久的故事说,当年小鹏汽车的CEO何小鹏,为了能顺利从宁德时代拿货,在它的门口“蹲点”过整整一周。2022年,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更是公开说,车企们“现在是给宁德时代打工”。宁德时代放下身段,它的焦虑也可见一斑。市场已经发生了改变。早期新能源汽车市场迅猛发展,加之锂电材料价格在2022年暴涨,几乎所有动力电池厂商都在大干、猛干,扩充产能。但随着市场增速的放缓,电池产能也开始供过于求。2023年6月,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曾公开表示,预计到2025年,中国需求的动力电池产能为1000GWh,而目前行业的产能已经达到4800GWh,已出现严重过剩。动力电池市场一场激烈的竞争和洗牌,已不可避免。车企的议价权开始上升,攻守之势发生了变化。之前是“天下苦宁王久矣”,现在则是市场上“去宁德时代化”的声音不断出现。“车企不需要也不希望,市场上只有宁德时代‘一家独大’。”汽车分析师、黄河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张翔对「市界」表示,“车企们也在有意培养第二梯队的供应商。”2022年,“蔚小理”共同投资了电池供应商欣旺达。多家第二梯队的锂电池厂商,也已在2022年起陆续成为整车车企的第二供应商。长城旗下的蜂巢能源,也成为理想汽车、吉利银河等的供应商,成为行业中的一匹黑马。部分车企干脆自己研发电池,以减轻对宁德时代的依赖。2023年底,蔚来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斌用一场14小时左右的自驾直播,向外界展示了自家150度超长续航电池包的能力。2023年11月,长安汽车在广州车展上高调发布了自研电池品牌“金钟罩”。当前新能源销量排行第二的广汽埃安也在自建动力电池工厂。新能源车销量排名第一的比亚迪则有自己的弗迪电池。群雄围攻下,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不断被蚕食。2022年,宁德时代在国内的市场份额首次跌破50%。2023年,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市占率为43.11%,虽然仍为行业第一,但相较2022年再次大幅下降了5.1个百分点。比亚迪则快速追赶而来,市占率从2022年的23.45%上升到去年的27.21%,与宁德时代在市场份额上的差距也从近25%缩小到了15.9%。尤其是在磷酸铁锂电池装车量方面,比亚迪则实现了对宁德时代的反超。在2022年,这一赛道的榜首也是宁德时代,市场份额为43.63%,甩开了比亚迪6.49个百分点。而在2023年,比亚迪以40.38%的市场份额抢占首席,超过了宁德时代的34.01%。去年5月,宁德时代的大客户特斯拉,与比亚迪的合作正式落地。敢于“虎口夺食”的,还不止比亚迪一家。2023年,蜂巢能源从宁德时代的手中,成功抢下了宝马欧洲市场约90GWh的订单量。为了稳住市场“一哥”的位置,昔日高姿态的“宁王”,也不得不向市场低头。一向低调的曾毓群亲自出面,在近一年中,与中小车企密集地开始了亲密接触,扩大自己的朋友圈。宁德时代先后签约合作的还包括哪吒、奇瑞星途、北汽新能源、极越、岚图等新能源汽车品牌。宁德时代也学习华为,开始尝试突出自身品牌。在华为鸿蒙智行合作车型智界S7和问界M9发布后,宁德时代均推出相应宣传片,强调“CATL Inside”。今年1月,宁德时代与东风集团旗下猛士科技签署三年战略合作协议,其中备受瞩目的一项,就是“CATL Inside”标识将印在猛士科技后续上市的电动越野车型917车身上。不过,对比二线电池企业而言,宁德时代仍具备规模和技术优势。从整年情况来看,其整体利润率仍远高于其他企业。大摩的报告也认为,二线电池供应商通过降价牺牲利润的空间,毕竟有限。2023年,宁德时代维持住了40%以上的市占率。接下来,这场“保卫战”向重新夺回50%的“高地”发起冲击。根据今年2月的数据,宁德时代的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已达到9.82GWh,市占率达到55.16%,同比提高了11.4个百分点,环比提高了5.75个百分点;也久违地再次回到了50%以上的水平。但在2024年,一切仍有变数。无论是宁德时代,还是其他二线厂商,都仍然面临着巨大的压力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车企们既然投入自研电池,就不会轻易放弃。宁德时代推出种种策略留住市场,但是车企们的“去宁化”决心,却不会就此打消。“价格战”的阴云,也仍然盘旋。在龙年伊始,新能源汽车的整车降价潮又一次悄然而至。比亚迪率先喊出“电比油低”的口号,并通过旗下秦PLUS DM-i等车型的降价措施,将国内新能源车市场拉进了7万元时代。紧随其后,多个品牌、多个车型纷纷跟进。电池市场上也是一片风雨欲来。去年年底,蜂巢能源率先打响了“加量不加价,加速不加价”第一枪。蜂巢能源提出的2024年经营目标中也提出,计划今年将制造成本降低40%,采购成本加技术成本则要降低20%。“2024年,原材料的价格下降,也将继续推动电池行业降价,同时,国内电池的行业集中度也还有待进一步提高。从这个趋势来看,价格战还将继续,从而将规模较小、技术水平较低的企业洗牌出局。”张翔说。03、599亿营收,宁王押注储能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已陷入避无可避的存量竞争。要在群雄围攻下突围,实现技术创新和寻找新的增量市场,就是曾毓群重点思考的问题。当年,宁德时代在初创时,动力电池领域还存在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的路线之争。曾毓群选择重金“豪赌”三元锂电池,一举让宁德时代弯道超车,登上了动力电池的铁王座。现在,宁德时代继续押注在了创新技术研发上。2022年发布麒麟电池后,在2023年宁德时代推出了新一代动力电池“神行超充电池”,基于磷酸铁锂材料制备,并且可实现大规模量产的4C超充。这也成为宁德时代在年报解读中特别强调的一点。一直以来,宁德时代在三元锂电池的地位已不言而喻,现在,在磷酸铁锂电池市场上,宁德时代也要力图“王者降临”。今年1月,哪吒汽车宣布,神行电池长寿命L系列首发搭载在哪吒的L车型上。此前,神行超充电池已与广汽、奇瑞、阿维塔、极狐、岚图等多家车企确定合作。神行电池是否有望放量,也成为宁德时代在2024年的看点之一。在磷酸铁锂领域,宁王将向比亚迪发起新的一轮冲击。而比亚迪也将在2024年发布第二代刀片电池。大厂间关于“优质产能”的厮杀,也日趋激烈。2023年,宁德时代全年的研发投入已达184亿元。“2024年的电池供应商中,‘创新’将成为主要的特色。”张翔分析,“超充电池、固态电池、钠离子电池,已经是百花齐放。对供应商来说,谁能在某一个领域取得突破,谁就能取得这个市场的主导地位。而宁德时代,在研发能力和投入上,都是其中的佼佼者。”▲(宁德时代储能设备)宁德时代寻找的增量赛道中,储能是其中最亮眼的一个。储能电池为宁德时代带来了2023年的最大惊喜。该项业务年度营收599.01亿元,占比14.94%,同比增长了33.17%。储能电池系统在2023年的销量为69GWh,同比增长了46.81%。在储能领域,宁德时代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布局,覆盖了储能电池、系统集成、运营维护等。宁德时代在未来的增长点里也特别提到,在各国政策支持、风电光伏装机增长的带动下,储能电池市场需求持续快速增长。根据SNE统计,2023年全球储能电池出货量185GWh,同比增长53%。2023年尤为储能领域注目的是,宁德时代正式开启了在储能系统集成领域的“征战”,在国内多个公开招标项目中出现了宁德时代的身影,被视为是一条“鲶鱼”。去年10月,宁德时代签下了中城大有100亿元的储能大单。3月13日,中国石化集团和宁德时代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双方将推动光储充微电网技术示范应用,并在工商业储能、炼化企业储能供电等多领域展开合作。不久前,市场上还传出了一份关于光伏和储能的“小作文”。据说,英伟达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出,“AI的尽头是光伏和储能”。尽管这个说法的真实和准确性并未得到确认,但这一观点也引发了业内的共鸣。正如宁德时代所说,算力快速增长正带动电力需求增加,这在未来也有望进一步拉动储能需求。除了新能源车,宁德时代还押注了新能源更多的细分应用领域,可谓上天入海,无所不至。2023年3月,宁德时代发布了服务于民用航空的凝固态电池,并在7月和中国商飞等成立合资公司,用来研发电动飞机。今年1月12日,采用宁德时代船用动力电池系统的宁德市首艘电动观光游船“东湖之星”,正式交付。今年1月,宁德时代的一项海上风电最大投资项目获批。将业务积极向海外扩张,也是宁德时代的一大趋势。宁德时代透露,已获得多家海外主流车企新定点,与多家头部企业达成战略合作。在欧洲市场的开拓上,宁德时代除了持续获得大众、Stellantis、宝马、奔驰等多个欧系本土车企的大额订单外,也已经在德国和匈牙利建设工厂。在美国市场,根据宁德时代与福特汽车去年2月宣布合作方案,其为福特的电池工厂提供筹建和运营服务,并对电池专利技术进行授权。公司的海外营收增长却在去年也显得尤为亮眼,同比大幅增长70.29%,占整体营收比例也从2022年的23.41%跃升至32.67%。在动力电池行业极度“内卷”的当下,宁德时代正努力继续将蛋糕做得更大。但这些业务的未来发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,宁德时代是否能再回万亿市值也是个未知数。尽管营收获得了历史性突破,“宁王”也是没办法躺平了。作者 | 杨 洁编辑 | 孙春芳运营 | 刘 珊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